首页

创刊寄语

各期内容

学术活动

校园歌谣

联系、订阅、投稿


编委名单

学术顾问
于润洋 徐沛东 仲呈祥

编委会主任:胡正荣
编委会副主任
袁 军 廖祥忠 曾遂今

编委:(按姓氏笔画排序)
王建元 叶松荣 田可文 伍国栋 伍建阳 刘永平 刘守训 庄 元 宋 瑾 张金尧 张小夫 张伯瑜 张 晶 李兴国 李怀亮 李晓华 李 伟 杨民康 苏志武 闵惠泉 陈建华 陈荃有 周月亮 周华斌 周 涌 周靖波 居其宏 苗 棣 金兆钧 段 鹏 施旭升 胡正荣 胡智锋 赵志扬 赵塔里木   徐昌俊 徐敦广 秦 序 袁 军 贾达群 郭建民 高福安 彭文祥 曾田力 曾原纪 曾遂今 谢大京 谢嘉幸 韩宝强 韩钟恩 路应昆 廖祥忠 蔡 翔 薛艺兵 戴嘉枋

主 编:曾遂今
副主编:韩宝强 秦 序
编 辑
韦 杰 魏晓凡 冯 亚 王 ??

特邀编辑
佟雪娜 张 谦 赵志安 邵 萱 袁 昱 殷玉环 蒋 劼 赵志奇 袁 茜 董 珍 张鹏飞


北京街头音乐现象研究

■ 张鹏飞

[摘 要] 街头音乐是一种具有悠久历史和普遍性的音乐现象,但是目前尚未有学者对国内的街头音乐现象进行系统的专门研究。笔者从音乐社会学、广义流氓学、音乐传播学、音乐人类学等角度出发,对北京的街头音乐现象进行了相关研究。本文中,笔者节选了同题毕业论文的相关内容,主要涉及街头音乐的定义、北京街头音乐人的流氓身份和流氓话语、北京街头音乐的制度现状等。
[关键词] 北京 街头音乐 流氓 身份危机 通道歌手

  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和文化传统,街头音乐具有悠久的历史和普遍性。但是,从学术角度来讲,“街头音乐”这个概念却并没有十分明确的、普遍认同的界定。目前能够查到的,有如下几种提法:

  街头音乐一般是指在街头进行的音乐活动,包括在街道、广场、公园、地铁以及一些商业地点等人口流动频繁的场所进行的音乐活动。①

  街头音乐表演,指的是音乐的唱奏表演者,在非舞台性、非媒体性的表演场合从事的音乐表演活动。一般来说,街头音乐表演均在人口相对集中的城镇地区展开。②

  以上两种提法,都是从“街头”二字出发、从音乐活动的演出场所的角度来界定街头音乐的。但是,单单将目光着眼于“街头”二字,能否完整彻底地涵盖“街头音乐”的本质呢?恐怕不尽然。比如第一条定义,尽管对“街头”二字做了尽量宽泛的解释,但是却把一切在街头举行的音乐活动都纳入到了街头音乐的概念中。按照这个逻辑,商家邀请歌手在街边举办的促销活动算不算街头音乐?小朋友在社区玩耍时演唱的童谣算不算街头音乐?所以,“街头”二字虽然是街头音乐的一个重要特点,但并不能涵盖街头音乐的全部内容。

  洛秦在《街头音乐》一书中,虽然没有对街头音乐作明确的界定,但却从街头音乐的表演者与观众之间的关系的角度,指出了街头音乐一个很重要的特质———街头音乐中的表演者和观众的行为都是自发的、个体的、没有契约的,带有很强的“随意性、流动性和非约定性”③。在传统的音乐会表演活动中,观众购票进场,表演者在仪式性很强的舞台上按照事先排好的节目单进行表演,双方形成了暂时的契约关系。在演出过程中,表演者要保质保量地完成演出,观众也要遵守一些约定俗成的音乐会礼仪,比如乐章间不要鼓掌、不要随意走动等。而街头音乐活动则体现出完全迥异的特质:街头音乐的表演者自发地来到某一处公共空间进行音乐唱奏表演活动,表演的内容完全由他自己决定;来来往往的过路人或被他的表演所吸引而停下脚步、成为他的观众,或径自走开继续赶路;观看街头音乐表演的观众,可以给表演者一定的货币奖励,也可以不给,完全由观众自己决定。双方的行为和发生的关系完全是流动的、随意的、非约定性的。

  所以笔者认为,理解街头音乐要从两方面入手。

  第一,“街头”二字本意是指“街口儿”、“街上”、“十字路口”,含有室外屋外之意,引申出来就有流动、不稳定等意思。④“街头音乐”中的“街头”二字,并不能作字面上的狭义理解,而应该是所有非舞台性、非媒体性的城市公共空间的统称。“公共空间,是指人们用于交往、交流的共享活动空间。公共空间涉及的面很广,包括有形与无形、真实与虚拟的公共空间,以及各种形式共存的混合公共空间”。⑤而在城市公共空间中,抛去音乐厅、剧院等舞台性、媒体性的公共空间,其余的都可以是街头音乐的活动范围。这样,就将街道、广场、公园、过街天桥、地下通道、地铁车厢、公交站台、商业网点等都包括进来。这是街头音乐活动的空间特点。

  第二,无论是街头音乐的表演者、街头音乐的观众,以及表演者与观众之间,各自的行为(尤其是街头音乐表演中发生的准商业行为),包括表演者演出的时间、地点、内容,路人是否观看、观看完是否给小费等,所有行为都是自发的、随意的、无约定性的。这是街头音乐的存在方式。
笔者认为,抓住了以上两点,就抓住了街头音乐的本质。

……
(全文见《音乐传播》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