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创刊寄语

各期内容

学术活动

校园歌谣

联系、订阅、投稿


编委名单

学术顾问
于润洋 徐沛东 仲呈祥

编委会主任:胡正荣
编委会副主任
袁 军 廖祥忠 曾遂今

编委:(按姓氏笔画排序)
王建元 叶松荣 田可文 伍国栋 伍建阳 刘永平 刘守训 庄 元 宋 瑾 张金尧 张小夫 张伯瑜 张 晶 李兴国 李怀亮 李晓华 李 伟 杨民康 苏志武 闵惠泉 陈建华 陈荃有 周月亮 周华斌 周 涌 周靖波 居其宏 苗 棣 金兆钧 段 鹏 施旭升 胡正荣 胡智锋 赵志扬 赵塔里木   徐昌俊 徐敦广 秦 序 袁 军 贾达群 郭建民 高福安 彭文祥 曾田力 曾原纪 曾遂今 谢大京 谢嘉幸 韩宝强 韩钟恩 路应昆 廖祥忠 蔡 翔 薛艺兵 戴嘉枋

主 编:曾遂今
副主编:韩宝强 秦 序
编 辑
韦 杰 魏晓凡 冯 亚 王 ??

特邀编辑
佟雪娜 张 谦 赵志安 邵 萱 袁 昱 殷玉环 蒋 劼 赵志奇 袁 茜 董 珍 张鹏飞


“腔”的内涵与戏曲声腔流变(中篇)

■ 路应昆

  明清文人谈论戏曲之腔时,普遍有两个“不”:一是不交代腔的内涵和形态,二是不记述腔之“变”的方式。众所周知,音乐是一种复杂事物,并可以有无穷的变化。戏曲之腔又与语言、表演、剧情等紧密相关,其发展演变还受到社会环境和艺人等诸方面因素的制约,故情况更为复杂,不仅腔调有无数样式和种类,而且发展演变有无数门径。但文人对戏曲之腔的记述总是十分简单。上一节已说到,“腔”的指义有时是旋律片段,有时是“一种腔调”,有时是声腔或声腔系统,有时是不同声腔汇成的组群(作为概指),有时近于今天讲的剧种或者是戏班(作为代称)……但“腔”的诸如此类的不同内涵,文人并不区分。对于各种类型的腔的音乐形态及其在不同情境中的不同演变方式,文人更不会去理会和记述。例如汤显祖《宜黄县戏神清源师庙记》中的一段话:“南则昆山,之次为海盐。吴浙音也。其体局静好,以拍为之节。江以西弋阳,其节以鼓,其调喧。至嘉靖而弋阳之调绝,变为乐平,为徽青阳。”① 这段话未交代昆山、海盐、弋阳等腔的具体内涵,我们只能根据前后文字判断它们是声腔或声腔组群(更可能是后者)。其中也三言两语说到几种腔的风格和伴奏特征(这已很难得),只是笼统而表面,并且“挂一漏万”,完全未说到腔调的本体构成。最后那个“变”字,更是完全无帮衬、无着落,那些腔当时究竟是怎样“变”的,读者只好自己去猜。又如严长明《秦云撷英小谱》中的一段话更“省事”:“院本之后,演而为曼绰(俗称高腔,在京师者称京腔),为弦索。曼绰流于南部,一变为弋阳腔,再变为海盐腔。至明万历后,梁伯龙、魏良辅出,始变为昆山腔。”② 前后若干种腔的递衍或兴替,只用一个“变”字便笼统打发,实际情形一概免谈。当然,文人对戏曲之腔并无探讨兴趣,故只是随手一记,十分简率,那样的做法不属于学术研究的范畴,不能用今天的学术尺度去苛求。只是我们在“解读”这类记述时,不能也简单从事,而需要花费很多力气。

  上一节对腔的内涵(涉及形态构成及大小层次等)已有较多说明,这里再围绕腔之“变”作一些探讨。对腔的演变轨迹的“动态”把握,比对腔的内涵的“静态”分析困难得多。下面先列举一些不同类型的情况,看看腔的变衍方式的复杂多变。

……
(全文见《音乐传播》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