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创刊寄语

各期内容

学术活动

校园歌谣

联系、订阅、投稿


编委名单

学术顾问
于润洋 徐沛东 仲呈祥

编委会主任:胡正荣
编委会副主任
袁 军 廖祥忠 曾遂今

编委:(按姓氏笔画排序)
王建元 车 晴 叶松荣 田可文 伍国栋 伍建阳 刘永平 刘守训 庄 元 宋 瑾 张金尧 张小夫 张伯瑜 张 晶 李兴国 李怀亮 李晓华 李 伟 杨民康 苏志武 闵惠泉 陈建华 陈荃有 周月亮 周华斌 周 涌 周靖波 居其宏 苗 棣 金兆钧 施旭升 胡正荣 胡智锋 赵志扬 赵塔里木    徐昌俊 徐敦广 秦 序 袁 军 贾达群 郭建民 高福安 曾田力 曾原纪 曾遂今 谢大京 谢嘉幸 韩宝强 韩钟恩 路应昆 廖祥忠 蔡 翔 薛艺兵 戴嘉枋

主 编:曾遂今
副主编:韩宝强 秦 序
编 辑
韦 杰 魏晓凡 冯 亚 王 ??

特邀编辑
佟雪娜 张 谦 赵志安 邵 萱 袁 昱 殷玉环 蒋 劼 赵志奇 袁 茜 董 珍 张鹏飞


“腔”的内涵与戏曲声腔流变(下篇)

■ 路应昆

  三、 腔的名、实距离与声腔源流研究

  本文前两节(即上篇、中篇)已说明,戏曲之腔是相当复杂的概念,尤其腔的名、实之间常有不小的距离。近数十年来,“声腔源流”一直是戏曲史研究的重要课题,陆续问世的著述已有相当数量,但总体上看,腔的名、实距离并未得到充分重视,以致研究方式上常有简单化倾向,得出的认识也往往缺乏说服力。以下主要以弋阳腔为例,围绕声腔源流问题作一些探讨。之所以选择弋阳腔作为实例,是因为弋阳腔在明清记载中的出现相对较多,近人的研究著述也有一定数量,故比较有代表性。

  (一)从弋阳腔看腔名内涵

  “弋阳腔”的内涵需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是“腔”的内涵,一是“弋阳”的内涵。“腔” 的内涵问题本文第一节(上篇)已说明:“腔”可以指“一种腔调”,可以指一种声腔,也可以概指一个戏班所唱的若干种腔调或声腔,还可以代指一个戏曲种类(近似于今天讲的“剧种”),甚至代指一种戏班。单就声腔一层讲,除了腔调样式可以有很多变化,声腔的内部结构还有“组群式”和“族系式”的差异,腔调与语音的关系也有远有近,如此等等。然而明清文人对弋阳腔的记述总是十分笼统,通常只记其名,不记其实,也不交代“腔”的实际所指。在声腔一层,文人对于腔之本体(如曲腔结构、乐音运行、板拍处理等)几乎完全不置一词;偶有只言片语,也不外“一唱众和”、“锣鼓喧阗”、“随口演唱”、“只沿土俗”、“字多音少,一泄而尽”之类,不仅“挂一漏万”,而且只说到一些泛泛的“外部”特征。例如凌濛初《谭曲杂劄》所记:“江西弋阳土曲,句调长短,声音高下,可以随心入腔,故总不必合调。”①这只是笼统说到演唱处理的自由,而并未交代曲腔的具体形态。从这类浮泛笼统的记述中,当然无法窥见当时弋阳腔的实际面目。对于每一条记载中的弋阳腔之“腔” 的内涵及形态,读者只能自己去揣想。

  关于弋阳腔之“弋阳”的所指,问题更多、更麻烦。“弋阳”在这里当然是一种定性,体现为直接关涉弋阳的某些条件,具备了该类条件的腔,才能说是名副其实的弋阳腔。

  这种定性大致包含三种条件:

  (1)腔调或声腔创作于弋阳之地,即产自弋阳;
  (2)由弋阳戏子演唱;
  (3)腔调或声腔具有“弋阳属性”(或曰“弋阳特征”)譬如腔调包含不少弋阳特有的成分,甚至唱念语音用弋阳的方音土语。

……
(全文见《音乐传播》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