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创刊寄语

各期内容

学术活动

校园歌谣

联系、订阅、投稿


编委名单

学术顾问
于润洋 徐沛东 仲呈祥

编委会主任:胡正荣
编委会副主任
袁 军 廖祥忠 曾遂今

编委:(按姓氏笔画排序)
王建元 车 晴 叶松荣 田可文 伍国栋 伍建阳 刘永平 刘守训 庄 元 宋 瑾 张金尧 张小夫 张伯瑜 张 晶 李兴国 李怀亮 李晓华 李 伟 杨民康 苏志武 闵惠泉 陈建华 陈荃有 周月亮 周华斌 周 涌 周靖波 居其宏 苗 棣 金兆钧 施旭升 胡正荣 胡智锋 赵志扬 赵塔里木    徐昌俊 徐敦广 秦 序 袁 军 贾达群 郭建民 高福安 曾田力 曾原纪 曾遂今 谢大京 谢嘉幸 韩宝强 韩钟恩 路应昆 廖祥忠 蔡 翔 薛艺兵 戴嘉枋

主 编:曾遂今
副主编:韩宝强 秦 序
编 辑
韦 杰 魏晓凡 冯 亚 王 ??

特邀编辑
佟雪娜 张 谦 赵志安 邵 萱 袁 昱 殷玉环 蒋 劼 赵志奇 袁 茜 董 珍 张鹏飞


对“音乐生态传播”的思考——论倚重视觉化传播对音乐艺术文化传承的反作用

■ 马 毓

[摘 要] 在当代社会中,媒体传播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类对音乐的知觉与理解,尤为明显的是人类最发达的图像技术正在使人们习惯把一切音乐艺术文化引入其中,其后果是用一种空间扩张的视觉具象思维暗示且控制着受众们的音乐取向,这引发了笔者对于音乐生态传播的思考。笔者认为,图像式音乐传播不仅仅是简单的媒介物,更重要的是,随着社会传播对其在音乐艺术生活中的过分应用,它在现实中将重新粗暴地改变并创造着历史经典,并且通过浓缩的图像给予人们震撼人心的麻醉式想象,同时使我们丢掉了对于音乐本体的真正认知与记忆。
[关键词] 音乐生态传播 视觉化传播 音乐艺术文化 反作用

  现代的科学技术已经让我们习惯了用一种“看”的视觉方式来欣赏音乐,从电视音乐、电影音乐再到新媒体的网络音乐,人们都很自觉地要把音乐与具体的画面结合在一起。在这样的社会传播环境下,音乐传播生态出现了一个很值得注意的问题:音乐传播越来越脱离不了图像的传播而独自存在了。也许我们不觉得有什么稀奇,在人类技术掌控的社会中,把抽象的音乐具体化给大众实在是再实惠不过的,但是偏重把音乐的世界形象化、具体化,真的能够有助于人们深刻理解音乐艺术,并且有利于音乐艺术文化的健康传承么?

  媒介环境学教父麦克卢汉,在他的《麦克卢汉精粹》中,收录了许多美国广告海报的展示以及媒体大亨们对媒介的议论,其中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著名的美国电影制片人、动画片家沃尔特·迪斯尼把贝多芬的第六交响曲改写为“幻想曲”后说:“哎呀,这会造就贝多芬。”这句看似简单的话其实深刻地反映了:视觉化的传播正在随着图像科技的发展而反作用于甚至控制音乐文化本身的取向。换句话说,视觉化的传播不仅是反映了音乐文化,更重要的是它在默默有力地塑造着音乐文化。

  美国著名媒介专家波兹曼对当今电子媒介文化的批评这样说道:“我年轻时读的《圣经》给我获得了一种启示:十诫中的第二戒,不可雕刻偶像,亦不可制作任何形象,我们可以冒险做一些猜测,那些如今已经习惯于图像、雕塑或其他具体形象表达思想的人,会发现他们无法像原来一样去膜拜一个抽象的神。”①也就是说,犹太教和基督教的上帝禁止人们用符号表现他们的经历,因为一旦人们习惯于用图画、雕塑或其他媒介表达一种崇拜对象,人们就会执着于这些媒介符号传达的实际而无法想像、理解抽象的神圣。波兹曼由此推导出一个理论性的命题:“媒介对于文化的精神重心和物质重心的形成,具有决定性的意义。”他的代表作《娱乐至死》、《童年的消逝》中文版问世后,引起国内知识分子的广泛探讨。他认为,以技术为基础的当今媒介,绝不是“中性地”存在于这个世界,它不会是一个单纯的传播工具,而是具有一种隐喻功效且带着有力的暗示作用来诠释这个世界。“媒介即隐喻”,“通俗地讲,媒介凭借其隐喻功能,对事物进行“分类、排序、构建、放大、缩小、着色,证明一切存在的理由”。②即“主观诠释世界,加工世界,主观判断事物的真伪、善恶、美丑,使信息获得主观意义并变形,凭借人脑的联想、想像、接受、暗示等功能,将本不属于事物的特性散播出来,进而笼罩了事物的本身”。③

……
(全文见《音乐传播》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