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创刊寄语

各期内容

学术活动

校园歌谣

联系、订阅、投稿


编委名单

学术顾问
于润洋 徐沛东 仲呈祥

编委会主任:胡正荣
编委会副主任
袁 军 廖祥忠 曾遂今

编委:(按姓氏笔画排序)
王建元 车 晴 叶松荣 田可文 伍国栋 伍建阳 刘永平 刘守训 庄 元 宋 瑾 张金尧 张小夫 张伯瑜 张 晶 李兴国 李怀亮 李晓华 李 伟 杨民康 苏志武 闵惠泉 陈建华 陈荃有 周月亮 周华斌 周 涌 周靖波 居其宏 苗 棣 金兆钧 施旭升 胡正荣 胡智锋 赵志扬 赵塔里木    徐昌俊 徐敦广 秦 序 袁 军 贾达群 郭建民 高福安 曾田力 曾原纪 曾遂今 谢大京 谢嘉幸 韩宝强 韩钟恩 路应昆 廖祥忠 蔡 翔 薛艺兵 戴嘉枋

主 编:曾遂今
副主编:韩宝强 秦 序
编 辑
韦 杰 魏晓凡 冯 亚 王 ??

特邀编辑
佟雪娜 张 谦 赵志安 邵 萱 袁 昱 殷玉环 蒋 劼 赵志奇 袁 茜 董 珍 张鹏飞


唐代音乐文学创作、传播中的三个“规则”——唐代音乐与文学互动关系初探

■ 秦 序

[摘 要] 唐人重诗,诗重入乐,以及没有文化的乐工歌妓和当时特定的词乐配唱方式,是唐代音乐文学创作、传播过程中值得注意的三个有趣现象,也可以说是“明规则”、“半明半暗规则”和“暗规则”这三个“规则”。特别是唐代乐工歌伎多为文盲,加上他(她)们以诗入乐的配唱方式,反过来对唐代诗歌特别是近体诗的形成发展和不断完善,以及入乐最多的律绝体诗的兴盛和通俗易懂的风格的形成,均产生了重要影响。由此可以看出唐代的音乐(包括乐工歌妓),对唐代音乐文学特别是唐代诗歌的创作发展,对唐代音乐文学的传播,都有着不容忽视的巨大互动推动作用。

[关键词] 音乐文学 三个规则

  唐代文学是中国古代文学史上的辉煌高峰,唐代音乐舞蹈也是中国古代音乐史上的辉煌高峰。两座高峰横空出世,固然各有自身发展、积累的大趋势,但也有共同的时代政治、经济以及思想文化、社会精神风貌等外部环境的有力促进。文学、音乐的亲密无间、水乳交融、相辅相成、携手共进,是文学、音乐繁荣的不可低估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唐代音乐文学的创作、传播活动中,存在三个有趣的现象,它们具有不同的但都较普遍的某种规范、准则意义,可以把它们概括为三个“规则”。
  第一个“规则”非常突出并广为人们熟知,可以说是个“明规则”:唐人非常重视诗歌的写作,无数诗篇创作出来,优秀的诗篇不胫而走,众人传诵;杰出的诗才,也深受社会各方面的青睐和重视;唐代的诗歌,也确实取得震古烁今的巨大成绩。因此,诗歌不仅成为唐代音乐文学之首,也成为唐代文学的最高成就,被文学史赞誉为有唐“一代之文学”(王国维语)。诗歌也在音乐文学的创作、传播活动中,占有不同寻常的重要地位。
  第二个“规则”相比上一“规则”不那么明显,也不为今天大众普遍知悉,但早已被不少文学史、音乐史学者指出,因而可以说是一个“半明半暗”的“规则”:在印刷术尚未发明时,或晚唐印刷术被发明后但尚未普遍运用时,诗歌作为当时最重要的音乐文学(换言之也就是歌词),它的一个极其重要的传播途径就是它与音乐歌唱的结合,即通过乐工歌妓们的艺术加工,通过她们的表演,来给这些锦绣诗篇“插上音乐的翅膀”,从而使它们大大增强影响力,使之更容易不胫而走、无远弗届。优秀诗篇及其作者的名声,经由此重要渠道,迅速获得社会的广泛接受和确认。
  第三个“规则”很少有人注意,其影响似乎若有若无,若隐若现,但实际上,对唐代音乐文学的创作、传播以及发展变化等,均有巨大的深远的影响,不能忽视。我们不妨称之为……

……


(全文见《音乐传播》刊物)